數字電視技術現狀分析

作者:管理員   來源:    日期:2009/7/30 16:22:00    人氣:7573
 

    我國有線數字電視用戶已經超過了5000萬,而這些數量龐大的機頂盒卻因為各個廣電網絡公司所選用的CA、瀏覽器標準不一樣,機頂盒供貨廠家不同,供貨批次不同而變得十分混亂,使得軟件升級困難,運營商不能加載增值業務,阻礙了技術進步,致使運營商對網絡數字化的巨額投資不能發揮效益。本文從技術和商務的角度對這種現象進行分析,并提出解決辦法。

       造成這種混亂的原因源自于機頂盒本身就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嵌入式系統,機頂盒廠家既是硬件的生產者,也是機頂盒軟件的開發者。機頂盒廠家為了保護其利益,對其機頂盒的硬件及軟件技術不開放,運營商一旦大批量采用某一家的機頂盒,就會對生產該機頂盒的廠家的售后服務產生依賴。另一方面,機頂盒廠家為了增加利潤而追求降低成本,會臨時更換成一些低成本的器件,每個機頂盒批次的硬件都有可能不一樣,運營商對原廠的售后服務更加依賴,于是就出現了性價比很低的機頂盒產品。在運營商需要加載增值應用的時候,才發現機頂盒完全不能承載,機頂盒廠家的軟件售后服務落空,而這時很多機頂盒廠家的保修期已過。

       機頂盒廠家為了其利益的最大化,他們希望自己開發的軟件只能在自己的硬件上運行,并把這個軟件的價值放大。如果僅僅從機頂盒硬件上計算成本,那么成本是很低的,例如最常用的ST方案機頂盒硬件生產成本大約150元左右,而售價卻高達200-300元,當然也有因為廣電付款條件差而增加的額外財務成本。如果作為一個單純的硬件電子產品的話,如此高的生產利潤是很少見的,作為單純的生產,成本還是很低的,例如,技術含量很高且售價達200多美元的 iPhone,蘋果公司付給富士康的加工費才4美元。而機頂盒并非一個單純的硬件產品,其價值主要體現在軟件本身,因此機頂盒是一個軟硬件結合的產品。隨著機頂盒廠家的硬件品種和所服務的運營商越來越多,軟件的售后服務負擔變得越來越重,成本自然就很高。當一個運營商采用的機頂盒品種很多時,機頂盒幾乎不能升級,當很多機頂盒廠家的服務承諾無法兌現時,法不責眾,存在就變成了合理,運營商也只能自認倒霉了。因為機頂盒混亂、軟件不能升級,與機頂盒捆綁的 CA功能也常年得不到更新,在發現CA的安全隱患甚至被破解后,運營商和CA公司基本上束手無策。

       運營商數字化的流程也是造成機頂盒混亂的一個原因。運營商數字化流程一般是先確定CA、瀏覽器等前端軟件標準后,再確定機頂盒方案,而這些CA、瀏覽器方案均是私有的。而選擇CA、瀏覽器方案是以支持這種私有標準的機頂盒廠家多少作為依據,支持的機頂盒廠家越多,這種CA對于廣電而言競爭力就越大。事實證明,廣電的這種判斷是錯誤的,這是導致機頂盒混亂的最主要思想根源,但廣電的這種數字化流程已經形成習慣。如果某種CA支持的機頂盒廠家越多,那么嵌入這種CA的機頂盒越混亂,相應的CA市場地位也就越穩固。隨著這些私有標準的引進,再加上各地的軟件需求和供應商不同,當機頂盒混亂后,運營商由甲方逐漸過渡到乙方,并被分隔成一個個獨立的市場孤島,由此帶來一系列的弊端。

       首先是阻礙了先進的機頂盒芯片進入市場的步伐。

       站在提高機頂盒性價比的角度,機頂盒廠家應該積極采用新的機頂盒芯片,但事實并非如此。當一個新的機頂盒芯片出現后,由于機頂盒廠家參與了大部分軟件的開發,更換芯片所降低的成本和機頂盒毛利相比不成比例,更換先進芯片所降低的成本僅占毛利的幾個百分點,很少超過10%。所以,除非市場所迫,機頂盒廠家一般不愿意更換機頂盒芯片方案,而把技術力量用于售后服務。在這種情況下,機頂盒芯片廠家為了推銷芯片,就充當了機頂盒軟件的開發者,而這些機頂盒芯片軟件開發者對系統軟件和運營商市場缺乏了解,只能向機頂盒廠家提供低層次的解決方案,變成機頂盒廠家向原來機頂盒芯片供應商討價還價的砝碼。那些坐收高額利潤的機頂盒廠家,有了機頂盒芯片廠家的整體解決方案,再加上機頂盒廠家的技術力量忙于售后服務,很多喪失掉了技術進步的動力。在市場方面,當運營商被CA、機頂盒廠家分隔成一個個市場孤島之后,運營商在CA安全、機頂盒售后服務方面就對已經進來的廠家產生依賴,在這個時候,運營商就失去了議價能力,再增加供貨廠家會使機頂盒更加混亂,因而已經進入該運營商市場的機頂盒廠家可以很輕松地保持較高的利潤,哪怕機頂盒成本已經大幅度下降。

        站在運營商角度,更換新的機頂盒芯片能夠帶來增值業務發展的空間,但擅長生產機頂盒的廠家很難在增值業務上帶來比較先進的拓展,即使能,他們也是捆綁在自己的硬件上,這種強行捆綁的軟件一般水平不高,讓運營商產生顧慮。

       其次,造成了CA公司技術研發能力的下降。

       CA軟件僅僅占機頂盒整個軟件的一小部分,但因CA發卡后,CA軟件就有了不可替代性,通過捆綁多種機頂盒給運營商造成混亂,可以很輕松地壟斷已經獲得的市場,CA也因此在整個數字電視產業鏈上是最賺錢的。有了豐厚的利潤后,他們對于機頂盒芯片的更新換代更沒有動力,同時也造成了CA公司技術研發能力的下降,而且針對新的機頂盒芯片的CA開發和測試時間也很長。

       數字電視技術開發模式的封閉導致技術競爭不充分,機頂盒及CA、瀏覽器等廠家對更換采用新技術機頂盒芯片的態度不積極,使得更換機頂盒芯片的過程一般要經過至少兩年的時間。按照“摩爾定律”,兩年的時間,新的更先進的半導體芯片工藝已經開始大量應用,而技術復雜度和集成度比機頂盒芯片至少高一個數量級的臺式電腦CPU,從樣品面世到大批量應用是以月為單位。這就是為什么大批量生產使用的機頂盒芯片一般是三年前的老產品,阻礙了快速發展的半導體技術對數字電視技術所起的推動作用。

       所以,數字電視技術和商業模式亟待改革。

       數字電視機頂盒芯片功能越來越強大,在軟件需求上越來越有IT化的特質,軟件開發的工作量也越來越大,但現在的技術和商業模式越來越不適應這個趨勢。根本的原因是擅長硬件生產但不擅長軟件設計的機頂盒廠家擔當了軟件設計的主要角色。機頂盒廠家以硬件捆綁軟件獲利,盡管這種軟件水平不是很高。而眾多軟件公司因為沒有開放的硬件基礎,在數字電視行業沒有用武之地。在計算機領域,因為有開放的軟硬件平臺及標準,各路人馬可以在這個開放的環境中展開競爭,真正能做到優勝劣汰,計算機軟硬件技術才得以迅速發展。

       另外,因為數字電視CA靠技術的保密獲得安全性,高度的封閉性是其主要特點,并影響到其他數字電視軟件的開發,整個數字電視軟件系統至今還具有很強的封閉性。技術的封閉導致了參與該技術研發的工程師不多,造成近親繁殖鮮有創新,技術落后也就成了自然。

       站在運營商的角度,老的落后的機頂盒芯片的大量使用,壓縮了數字化后的運營商開展新業務的空間,從而形成了短板效應,新的先進的機頂盒芯片也就沒有了用武之地。原來私有的標準已成為運營商的事實標準,很難改變,于是對先進的數字電視機頂盒芯片的需求欲望降低,所以現在很多沒有數字化的廣電在看到先行者遇到的困惑后,對數字化非常慎重。很多廣電認識到,要想擺脫被動,必須繞開機頂盒和CA廠家,直接與芯片和系統集成商合作,再確立數字化方案。所以,要想加快數字電視技術的發展,提高數字化技術水平,必須改革現有的技術及商業模式,打破數字電視封閉的商業和技術模式。

       解決數字電視技術落后的最好方法就是要開放,而技術開放的最大障礙是數字電視CA技術的開放。長期以來,數字電視CA一直是一種不開放的“黑盒技術”, “見光死”是其最大特點,曾讓很多數字電視運營商損失慘重,各方對此卻無能為力,因此,必須解決CA技術“見光死”的問題??上螺d式CA技術可以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它可以在CA“見光”后立即將“曝光”的CA算法或密鑰立即換掉,革命性地將CA的安全基礎從CA公司轉移到機頂盒芯片廠家以及運營商自己手里,打破了安全性全部依賴CA公司的慣例,運營商也因此可以像電信那樣掌握加密技術的標準,不再受制于人,可以避免造成機頂盒混亂。這需要運營商堅持一個原則,就是避免采用靠“黒盒”技術的CA技術,因為任何人都不可能保證黒盒子里的東西永遠不見光,在安全性要求很高的高清和衛星電視上更要引起注意。所以說,開放的CA技術會有更高的安全性,同時也打開了數字電視技術開放的大門。

       開放的數字電視技術可以將軟件開發工作從機頂盒生產廠家手中獨立出來,使得軟件售后服務不再依賴機頂盒廠家,可以由獨立的軟件公司開發,甚至運營商自己就可以建立起一個軟件研發團隊,制定統一開放的機頂盒開發平臺。機頂盒可以采用通用開放的標準,機頂盒廠家專心生產高質量高性能的通用開放的機頂盒,各個專業的軟件公司為運營商開發可以帶來效益的增值服務。

       比較理想的狀態是像臺式計算機那樣統一機頂盒的硬件和軟件,但在目前狀態下,各個機頂盒芯片廠家在還沒有明顯優勢的情況下很難做到,統一機頂盒硬件和軟件也只能由各個廣電運營商自主確定,但要求軟件API開放,軟件模塊不需要機頂盒廠家重新集成就可以替換應該是最基本的要求,但這是一個比較復雜的技術問題,需要獨立于機頂盒廠家進行判斷,這也對各個廣電運營商的技術判斷能力提出了挑戰。

聯系我們 | 客戶反饋 | 法律聲明 | 網站統計
©山東泰信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魯ICP備06027107號 魯公網安備 37010102000429號
午夜不卡av免费_午夜福利1000集合集92集在线_午夜欧美不卡在线观看视频